跳到主要內容

【Fintech資訊:新加坡純網銀發照(上)-MAS是為了跟上亞洲熱潮?】- 2020/12/8

 

    台灣時間2020年12月4日,新加坡金融管理局(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,簡稱MAS)核發了四張『數位銀行執照(Digital bank liences)』,並分為兩個項目:『全銀行執照(digital full bank,簡稱:DFB)』與『批發銀行執照(digital wholesale bank,簡稱:DWB)』,台灣媒體普遍以『新加坡跟上亞洲發照熱潮』來形容。的確,比起香港2019年第一季發出10張純網銀執照、台灣在2019年7月發出3張執照來說,新加坡的確慢了不少。但比較晚發放執照的新加坡,真的是為了跟上亞洲熱潮而發嗎?

    相較於香港與台灣較早開始進行申請。在2019年6月28日,MAS才宣布他們將至多發出兩張DFB、三張DWB的執照,申請者必須在2019年12月31日前繳交相關計畫書。我們將香港、台灣與新加坡的資訊彙整如下表,會發現新加坡真的晚了很多。那先前MAS到底在考慮什麼?

國家

公告可申請時間

公告截止時間

申請家數

公告獲發結果

香港

2018/5/30

2018/8/31

33

2019/3/27

台灣

2018/11/15

2019/2/15

3

2019/7/30

香港

2019/6/28

2019/12/31

14

2020/12/4


    根據Google、淡馬錫控股、貝恩策略顧問3家公司提出的一份聯合研究顯示,新加坡38%民眾未能充分享有金融服務,並有2%人口被拒於銀行大門之外,『金融小白』族群比例是相較於香港台灣來說更為高的。而英國的金融科技公司Revolut的CEO Nikolay Storonsky早在截止日前就已經宣告,由於申請該執照所需的資本額過高,他們不會向MAS提出申請,他們始終定位自己為『電子錢包(E-Wallet)/虛擬銀行(Neo Bank)』,而不是一間『數位銀行(Digital Bank)』。

    在新加坡,在電子錢包裡儲值是無法得到存款利息回饋的。同樣的,用戶的帳戶也需要透過銀行轉帳存入金額、同時也不支援ATM提款機提款。相反的,這些錢包多會使用消費回饋、更平易近人的使用者介面以及流程來吸引用戶,也會提供相對更平價的保險、貸款商品給用戶。Revolut目前在新加坡據知已經有超過30萬用戶。

    下一集我們將繼續介紹,真正去申請數位銀行執照的幾個申請公司背景,以及最後獲選的銀行有哪些?

參考資料:
新加坡跟上純網銀熱潮發4張執照,螞蟻集團、蝦皮母公司都入選!台灣進展到哪?:https://user5280.pros.is/39e8ck
Revolut drops out of Singapore digibank race over high capital requirement:
https://user5280.pros.is/3axup5
Singapore to issue digital bank licences:https://user5280.pros.is/387s4d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【盤點業務的五大誤區】年輕人,BD/Sales不是這樣當的!

屈指一算,從畢業後開始創業起,也做了8年的BD/Sales工作。在 創立的公司結束後,我也開始在各間新創公司,擔任BD/Sales團隊裡的負責人,伴隨著年資的增長與團隊的擴編後,底下也開始陸續帶了不少的年輕「業務」從業者,而我的任務也從負責談業務的人,轉變成在背後看著別人談業務的人。  (註:Business Development,又稱商務開發(BD);Sales,又稱銷售。無論你是從事BD、Sales的工作,因為你都是一間公司面對外部客戶的第一線人員,我都在這篇統稱為業務。) 可能當自己不再是會議室裡面,主要負責說話的那個人時,我才有時間靜下心去觀察這些年輕的「業務」們,在跟客戶交流的過程中,可能不小心犯下了什麼錯。之所以會想要寫這篇內容,只是想提出五個我以前在業務溝通時常犯的錯誤,讓比較年輕的業務從業者,可以檢視一下平時在工作時,是否有踩到這些誤區。 Page,曾任Addweup共同創辦人、igloo B2B業務負責人、將來銀行資深策略經理,現職為車麻吉商務總監。 覺得業務的重點在用「說」的。 在面試時,95%來應徵的年輕業務,都是可以侃侃而談的人。這也難怪,畢竟如果你連話都說不清楚,要怎麼能拿到負責代表公司出去「談」業務的職缺呢?但是會「說」,只是業務的基本能力。而能幫助一個從初階業務,轉型成為一個資深業務的關鍵,在於學會「聽」跟「看」客戶說話。 我們都聽過各種商業講座裡所說的玄學:『要創造需求,才有機會能夠讓客戶買單。』事實上,對於一個業務來說,需求不會被你憑空創造出來,而是要靠你向客戶挖掘。 在業務的工作流程裡,陌生開發是最難的一環, 『客戶有興趣的,從來就不是你的公司/產品/自我介紹,而是你的服務/產品能為他解決什麼問題。』 稱職的業務總能用簡短的幾句話,告訴對方「你可以幫他解決什麼問題」來當作「敲門磚」,來約到首次拜訪的會議會議。 每個人都很忙,客戶沒有必要抽時間任何一個給「沒興趣」的業務來拜訪。 客戶願意見你,就代表你的「敲門磚」裡面,至少有一件事情是他有興趣的 ,而你在會議上要做的,就是把那個有興趣的事情挖出來。大部分初級業務犯的最大問題,就在於一開會時就開始「講」自己的提案,而完全沒有去了解,到底為什麼「有興趣」跟我約這個會議。 在會議開始時,我總會簡短的再延伸講一小段當時約到會議的「敲門磚」,然後適時給予停頓,客戶就會開始針對他想要了

【Page筆記】貴圈真亂檢查表: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騙子與掮客

我們都聽過別人說:『貴圈真亂。』 其實不只新創圈,管他幣圈、電商圈、投資圈、育成圈或各種小圈圈裡,其實都會有各種的「騙子」與「掮客」存在。在創業將近兩年半的這段時間內,可以說是見過無數個騙子與掮客,也因為這些人的出現而吃了不少的虧,也正是因為如此,我一直對於這兩種人的存在感到相當不齒。 在文章開始前,我們需要先定義 「騙子」與「掮客」 的特性與差異: 「騙子」 :聲稱自己有許多資源,向新創公司索取各種「代價」並從中獲得利益,卻從未兌現過承諾者。 「掮客」 :需要新創公司付出各種「代價」來交換自身資源,因「索價過高」而聲名狼藉者。 撇開騙子不談,「掮客」其實一直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名詞。在社會上,我相信所有的人際互動其實都是所謂的「價值交換」,白話來說,本來就沒有人應該「無酬」的幫任何人任何忙。 我的立場是:當你手上有一項寶貴資源時,我完全支持你向取用資源的人收取定額報酬。 但這幾年也是碰過不少人聲稱「幫忙聯繫」,結果給的聯繫方式是網路上就查得到的資料;或是聲稱「幫你打通關」,結果跟對方完全不熟,卻要新創公司提供高額「介紹費」、「仲介費」或以股權交換。 過度膨脹自我價值或索求過高的人,我們在這篇文章內一併稱為「掮客」,基本上,在這個圈子裡的各種騙子與掮客,都是在拖累各個創業團隊的腳步、浪費大家的時間。 在被無數個騙子與掮客拖累後,我漸漸理解到這些人的能量,也更能辨別出哪些人是「騙子」、哪些人是「掮客」。基於對這些人的厭惡與不屑,我寫了這篇文章。 如同於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所提出的邪教檢查表一樣,我將跟這些害蟲交手的過程分為三個階段: 見面前、碰面中、發功時 。並且針對這三個階段各提出了 十個檢查點 ,同時配上簡易解說供大家參考。若對方的行為表現有超過五個點類似,則有很高的機會是騙子與掮客,希望有助於剛進入新創圈的朋友們可以儘早辨認。 如何避免碰上騙子與掮客,你可以試著在對方邀你見面前做好資料調查: 一, 比你早在這個圈子裡的朋友們,對這個人態度保留或根本沒有聽過。 (這個圈子超小,怎麼可能連打滾比你久的人都沒聽過他。) 二, 除了在社群網站上,你其實查不太到那個人的相關資料 。 (騙子跟掮客會誇大自己的豐功偉業,經營社群網站是最棒的場域了。) 三, 那個人的社群網站上有超級多浮誇的頭銜 。 (掛了七八個董事長、資深股東、創始合夥人,一個人到底能擔任多少要職呢?) 四,

不當亂槍打鳥的提案人:新手提案者的四項基本功課《五階段提案誘導術-基礎篇I》

         『我們最近出了一個新的產品,希望有機會跟貴公司合作/做生意,隨信附上產品介紹,很歡迎聯繫我了解更多唷!』      你會怎麼處理「合作提案」信件呢?     身為一間公司業務合作對外的負責人,我的信箱時常塞滿這種類型的信件,而它們大多時候都會被直接移到垃圾桶裡。原因很簡單,因為我知道我只是罐頭信件串中,一個小小的收件人罷了,我對你既不特別、你也並非一定要跟我合作不可。重點是,我完全不瞭解你所謂的「產品」,對我們公司來講有什麼價值。          在本文開始前,讓我先把名詞定義明確一些:無論你是BD、行銷、銷售、策略、企劃從業人員,在本文均稱之為「業務開發人員」,而你碰到要做推銷、提案、邀請等機會,均稱之為「提案」,而無論你提案的 對象是個人、團體或是公司,我們均稱之為「客戶」。本文都希望透過列舉在業務開發時,不得不做的 四項 功課,提出幾點可以改善的方法與策略,來給剛進入此領域的新手從業人員一些基礎觀念與建議。 任何提案,都是一種「以物易物」的公平交易。( pixabay.com ) 一,釐清商業提案的本質:你與客戶間的等價交易。          除了單純的銷售案以外, 在商業合作的世界裡,各種業務開發的提案往往是「以物易物」的。           從貨幣尚未出現之前 ,人類就已經懂得透過交易,來換取到自己需要的資源。例如用一把斧頭換一隻羊、用勞動力換取糧食,這種不經過貨幣來交易的方式,被稱作為「 以物易物」。到了網路發達的時代,這裡的「物」已經不只是「金錢」或「實體的產品」,他也有可能是一項服務、一種情感、一群顧客或是一段時間,例如『某知名連鎖速食店』近期免費導入了『某新創公司的自助點餐機』,實際上是用『自家員工的作業時間成本』去交易了『新創公司的新服務展示機會』。           很多人會說:「  " 以物易 物" 不一定是一場實質的等價交換」,這其實是因為 很多時候,我們習慣把自己看不懂的交易,當作是「非」等價交換的結果所造成的結果。 例如你聽聞朋友用一台「烤箱」,與鄰居換來了一台「100寸的全新大電視」,好像是一個超級不平等的交易。但實際上,這台電視是他鄰居抽獎抽到的,家裡根本放不下,於是你朋友抓緊機會,剛好知道鄰居家缺了一台烤箱, 加上多年鄰居情誼的推波助瀾, 所以就這樣子順理成章的成交了。這些都是我們